《蒼穹之上》[蒼穹之上] - 第4章 小胖墩

魏仙兒靠在軟塌上,手中端着一杯紅茶,淼淼的白煙兒升起,覆蓋住了她那絕美的臉龐。

「水月,少爺今天在做什麼?」

侯在一旁的正是一個妙齡少女,少女婀娜的身段,姣好的面容,一雙丹鳳眼睛,有眼睛的右下方有着淡淡的一顆痣。

一身的素凈下人衣服,仍舊遮蓋不住少女的美麗。

冷水月低低頭,回答說道:「剛剛月舞姑娘來過,已經同魏少爺在書房了。」

魏仙兒一聽,當即便皺起了眉頭來。

下意識地拿起了手中的紅茶被子,遞到了嘴邊喝了一口,隨即便將手中的杯子一丟,單手捂着嘴巴做着痛苦模樣。

「燙燙燙!」

魏仙兒一邊喊着,一旁的冷水月匆忙卻又有章理不亂地將一個手帕丟進冰水裡,隨即拿出擰乾遞到了魏仙兒的面前。

動作行雲流水,絲毫不耽擱時間,也不拖沓。

魏仙兒扔掉手中的茶杯,看着已經被燙紅了的手背,眼睛竟然紅了起來。

繼而抬頭,笑道:「水月,你先下去吧,一會兒少爺要是過來的話,記得攔下來。」

冷水月退下之後,魏仙兒臉上的笑容便冷淡了下去。

回憶十年來在她在魏家做過的事情,每天費盡心力,不遺餘力地打理着魏家的上上下下。

像她這個年紀的女孩子早已經出了閣,膝下的孩子也已經兩三個了。

但是,這些凡塵事情魏仙兒統統不在乎,她唯一在乎的就只有魏啟天一人。

但是如今,魏仙兒卻有些難捱,她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竟然會在乎圍繞在魏啟天身邊的任何一個女孩子。

想到這裡,魏仙兒的臉頰便紅了紅,走到銅鏡前,看着鏡子中那個看起來溫婉動人的女人出神。

想當年,她也是溫柔大方,美艷一方的女人。

如今,她的美艷其實很大一個程度上已經成了一種變態。

世人不知道她的轉變,都以為她還是那個步步生蓮,溫婉可人的魏家當家人。

但是,這麼多年了,魏仙兒不想變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想到這裡,魏仙兒的手指變幻,房間內便出現了一個虛空幻境。

身形一轉,魏仙兒便消失在了虛空幻境之中。

幻境之中竟然是一片生機盎然的密林,密林之中被圈養的各種猛獸,各個兇猛無比。

魏仙兒的出現,讓一群猛獸瞬間平靜了下來。

一頭猛獸更是在空中變幻出了人形兒來,漫步走到魏仙兒的面前,聲音低沉卻富有力量。

「主人,什麼吩咐?」

魏仙兒卻將手一擺,直接越過了那人徑直往前走去。

剛走到湖邊,魏仙兒突然間回過頭來,問道:「他在嗎?」

「在的。」

魏仙兒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後,點了點頭,手一抬,臉上的模樣大變。

戴上了人皮面具之後,魏仙兒便走到湖邊,面前的湖水瞬間分成了兩半兒。

湖水的中間,一條寬闊的青石路邊赫然呈現在眼前。

順着青石路一直走下去,呈現在眼前的正是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

此時,站在宮殿門外的卻是一個看起來年近三十卻英姿俊朗的男人。

見到魏仙兒的出現,男人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來。

「你來了,仙兒?」

魏仙兒的臉上看不到絲毫的笑容來,越過男人輕車熟路地走進宮殿之中。

男人臉上的笑容未減少,跟着魏仙兒的步伐也走進了大殿之中。

魏仙兒走到宮殿的水晶椅子上坐定,開門見山說道:「我想要的東西,你什麼時候給我?」

男人臉上的笑容在一番話說罷之後,驟然收起,一身的幸福與輕快很快便消失了。

見此,魏仙兒低頭譏諷一笑,緊接著說道:「冥王,其實你不必在我面前裝成這幅模樣,你我之間利益關聯已經根深蒂固了,我的虛空幻境借給你暫住,可不是讓你白住的!」

冥王冷着一張臉,回道:「看來是魏啟天回來了,所以你才這麼著急地來找我,是不是計劃被提前了,還是說……」

話說一半兒,冥王一雙墨黑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魏仙兒的臉,繼續說道:「還是說,在你的計劃當中,根本就沒有魏啟天這個人,以至於當魏啟天答應跟你回來的時候,其實你的心裏並沒有多少感動,代替的反而是一種意外跟無措?」

似乎被人說中了心事兒的魏仙兒,登時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指着冥王的說道:「你少來揣摩我的心思,也少來利用你的誘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