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穹之上》[蒼穹之上] - 第3章 神威府

「第六秘劍是什麼?」

魏啟天也沒有客氣,直接將魏仙兒手中的第六秘劍拿了過來。

魏仙兒向魏啟天投來一個神秘的笑容,只是伸手拍了拍魏啟天的肩膀之後,便離開了房門。

回到房間,魏啟天的整個注意力便被手中的這本秘籍給吸引住了。

秘籍上沒有任何的字體,打開,裏面也只是一些他看不太懂的密密麻麻的字體。

翻閱了一通之後,魏啟天卻並未從其中找到一個自己能夠看得懂的字兒。

雖然這麼多年在巫皇山耽誤了不少,但是巫皇山中卻並未連個人都沒有。

這個時候,魏啟天緊皺的眉頭適時舒展開來,勾起嘴角邪魅一笑之後,便將手中的秘籍往旁邊的桌子上一擱。

隨即便打開了自己的虛空,眼見着層層的密林出現在整個房間之後,身形一轉,魏啟天便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這幾天,巫皇山中一直瀰漫著一種不小的迷霧。

這麼多天了,離開巫皇山的魏啟天雖然一直呆在魏家沒有回巫皇山,但是,魏啟天去比誰都牽掛着巫皇山裡的一切。

對這個又愛又恨的地方,魏啟天卻始終難以割捨。

腳下一條小路一直蜿蜒着通往山頂,身邊的猛獸嘶吼着,但卻不敢輕易接近魏啟天。

當一個隱約出現在眼前的石屋從迷霧之中顯現出來的時候,為魏啟天卻突然停下了腳步來。

反倒是轉身往身右側的一塊大石頭上走去,邊走,手中便隱約出現了一道藍色的光芒。

藍色的光芒從魏啟天的手心裏鑽入大石頭之中,很快,大石頭慢慢變得虛幻起來。

當魏啟天走到大石頭面前的時候,大石頭已經拔地而起,頃刻之間便在眼前變化出了一閃精緻的石門來。

魏啟天沒有做多少的停留,而是直接走進石門。

當魏啟天的身影消失在石門之內的時候,石門便虛幻變化,緊接着便又恢復了一塊大石頭。

安然無恙,就像從未發生過一樣。

眼前虛空幻影變幻在眼前,但是對於魏啟天來說,一切只不過都是鹽老為了迷惑突然闖入的冒徒,所施展的一種雕蟲小技罷了。

只不過,這種雕蟲小技對於魏啟天來說,實在是不值得一提。

走着走着,魏啟天便從身旁順手摘了幾朵開得比較妖艷的火紅色桔梗花來,拿在手中。

腳下步步生水,魏啟天卻突然站定,眼前的虛空已經到了盡頭。

「小子,你還知道回來看看我這個老不死的?」

話罷,一個白鬍子老頭便出現在了魏啟天的眼前。

魏啟天沒有理會鹽老這個老頑固,直接走到旁邊的大石櫃前,將手中的桔梗花插在了一個開滿了桔梗花的石盆中。

「小子,難為你還記念着我們。」

魏啟天垂下眼眸,回答說道:「十幾年在這裡給你們添了不少的麻煩,如今出去,日後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回來一趟。」

鹽老聽罷,嘆了口氣走到魏啟天的面前,伸出雙手在魏啟天的身上摸了起來。

「鹽老,你這是做什麼?」

鹽老抬起那雙渾濁的雙眼,勾起嘴角笑了起來,說道:「你小子真是不懂禮數,你當我這裡可是什麼人都能來的?」

鹽老在魏啟天的身上摸出本秘籍之後瞧了瞧,之後便索然無味地往魏啟天的懷裡一塞。

十分不滿地說道:「說你不懂禮數還真是不懂禮數,來之前也不知道準備一點兒見面禮!」

魏啟天將那本秘籍拿在手中,十分無奈地走到石凳前坐定,瞧着這裡濕乎又黑暗的一切,便覺得心裏不舒服。

「鹽老,跟我出去吧?一直待在這裡,長久下去對身體也好不到哪裡去。」

鹽老一副沒聽到的模樣往魏啟天的旁邊一坐,說道:「都說外面的燒雞好吃,你真是個笨蛋!」

魏啟天感到無奈,起身,「我該走了!」

不等離開,卻被鹽老叫住,「等等,你那本秘籍從哪裡來的?」

魏啟天低頭看了眼手中的秘籍,說道:「魏仙兒給的,不知道原因是什麼。」

「雲劍門的第六秘劍可不是誰都能拿得到的,小子,你可知道這第六秘劍的來歷是什麼嗎?」

鹽老見魏啟天搖了搖頭,便接著說道:「第六秘劍曾經是一統天下的南淵所持有的,只不過南淵隕落,他身上的所有秘術全部散落人間,若是能得到南淵的秘術,哪怕只是一個小小的秘術,便能迅速提升修為。」

見鹽老將這本第六秘劍說得這般傳神,魏啟天倒有些好奇了起來。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世人不都是擠破了頭想要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