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穹之上》[蒼穹之上] - 第2章 第六秘劍(2)

弟子一張小臉蛋別炸得黑漆漆,一雙慘白的大眼睛怒瞪着,一個勁兒地在煙霧中尋找着消失那兩個人的身影兒。

忽然間,憑空而出的一道人影兒突然間出現在雲劍門弟子的身後。

只聽骨骼啪嗒一聲兒,雲劍門的弟子大腿膝蓋處突然間一折,整個人像是一個紙片兒一樣轟然倒地。

隨即,魏啟天便落在了滾滾濃煙之中,冷着一雙眼睛看着倒在地上的雲劍門弟子。

雲劍門弟子齜牙咧嘴地抬頭望向魏啟天,一雙眼睛不服輸地憤怒着。

「何人!敢在你爺爺我頭上動土,我看你是……嘶!疼!」

話還未說完,魏啟天便抬腳一腳踩在了雲劍門弟子的胸口處。

隨着啪嗒啪嗒的幾聲兒,雲劍門的弟子便雙手捂着胸口,疼痛萬分的模樣,但卻仍舊不曾求饒。

「放過他吧?」

這個時候,雲煙之中,女孩子慢慢走到魏啟天的身後輕聲兒說道:「我只不過是看不慣他既然作為雲劍門的弟子,行為就應該檢舉一點兒,不要再來欺負碧落鎮的女孩子們了。」

「哦?」

但是,從魏啟天的眼睛中流露出來的,卻並沒有絲毫要放過他的痕迹。

「小子,我警告你,進了雲劍門就老實做人,不要給你們劍派丟人現眼了!」

說罷,魏啟天一腳抬起,便將腳下的人當成了個皮球,一踢老遠。

雲劍門的弟子翻滾在地上,穩當之後提着內力方才撐起了身子來。

看了眼女孩兒之後,又惡狠狠地看着魏啟天,說道:「多管閑事!有本事來雲劍門一決高下,在這裡偷襲人算什麼英雄!」

魏啟天倒是一臉淡然,看着眼前這個求死不能的男人,也只是淡然回了他一個笑容去。

說道:「既然你盛情邀約,我平時又有大把的時間,改日定會前去好好拜訪一下雲劍門!」

說罷,見雲劍門的弟子仍舊冷着一張臉站在原地,魏啟天忽然大怒,直接嘶吼道:「還不快滾!」

「小子,你別得意太早了!」

雲劍門的弟子身子抖動了一下之後,方才不甘心地捂着胸口消失在了雲煙之中。

魏啟天回身,一把將已經快要支撐不住的女孩子扶住,便朝着記憶當中的神威府走去。

神威府還是當年記憶當中的那個神威府,但是,當魏啟天站在府大門外的時候,竟然覺得無比陌生。

心底油然而生出一種強烈的陌生感,讓魏啟天有了想要逃避的想法跟衝動。

但是,低頭看了眼身旁那個一臉痛苦表情的女孩子,魏啟天咬了咬牙齒,終究還是踏進了神威府的大門。

魏仙兒早已經回到了神威府中,當魏啟天走進神威府的時候,府內已經整整齊齊站了一排的家丁。

大家都沒有說話,見到魏啟天便各個散去,該打掃花圃的打掃花圃,該清理門戶的清理門戶。

大家似乎對這個突然出現的魏家少爺並沒有多少的吃驚,也就只有魏仙兒一個人上前來,什麼話也沒有說,便喚人接過了女孩子,吩咐了下去。

魏啟天的心裏突然間感到了一陣兒暖意,他知道這一定是魏仙兒的吩咐。

女孩兒叫月舞,生得可愛,傷口恢復好之後變得更加活潑了幾分,深受神威府上上下下的喜愛。

但是,魏仙兒卻並不大喜歡這個而被魏啟天帶回來的女孩子,處處覺得有些彆扭。

魏啟天並不大喜歡魏府這個地方,畢竟十多年前的事情,一見到這個地方便能輕易將過往痛苦的記憶喚醒。

所以,魏啟天在接下來的許多天里並沒有留在魏府之中,天還未亮便出了門,天黑了許久方才回來。

這天,許多天不曾見到魏啟天的魏仙兒,正巧將魏啟天堵在了房門外。

此時,夜已經步入了深夜。

魏仙兒明白魏啟天這幾天在魏家的活動是因為什麼原因,對此很生氣,但卻並未挑明。

「這是第六秘劍,我知道你對雲劍門很有看法,但是你要去雲劍門之前還是要有一點劍術傍身的,不然那些莽夫是不會看上你的。」

魏啟天感到吃驚,心裏正想着難道那天擂台的事情被魏仙兒知道了?

但是,魏仙兒卻並未在魏啟天的面前提起那天在擂台的事情,反之,卻將手中的第六秘劍秘籍在為七天的眼前晃了晃。

說道:「別愣着了,這幾天在家裡我知道你不太適應,但是,我保證以後你的生活會越來越好的。」

魏啟天的神情冷漠,但是,聽到魏仙兒說完這番話之後,卻覺得心底一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