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穹之上》[蒼穹之上] - 第2章 第六秘劍

魏啟天抱拳站在人群的後方,一雙晶亮的眼睛徘徊在擂台兩位對戰人員的身上,不斷地在他們的身上尋找着缺漏點跟不足的地方。

一炷香的時間下來,替補人員也基本都上了場,唯一留在擂台上的卻是一個看似弱不禁風的文弱書生模樣的男人。

男人云淡風輕之中透露着一股濃烈地不屑的意味兒,一雙鷹隼般的眼睛將台下所有圍觀的群眾掃視了一遍之後。

語氣輕蔑,帶着幾分的玩味跟自大,提起內力發出一陣兒雄厚且足夠遮蓋方圓十幾里的嗓音來,說道:「不過都是一群雕蟲小輩兒,也敢跟劍門弟子比武?」

此番話一出,台下人群之中便炸開了鍋,說什麼的都有。

但是,被魏啟天聽在耳朵里的,無非就是一些震驚跟佩服的話來。

細細聽去,倒是讓魏啟天聽到了一些有關於羅陽城聞名四方一個頗為厲害的劍派,雲劍門。

這個時候,魏啟天方才抬起眼睛來,將那擂台上頗為自大的男人上上下下掃視了一遍。

男人看起來也就是個十七八歲的模樣,比他的年紀大上幾分也是有可能的。

如此稚嫩的臉龐,加上如此稚嫩卻又高傲的嗓音,實在是令人難以信服。

如若剛才沒有見到他那一身的高強功夫,想必現在的魏啟天早就想將這種自大的人踩在腳底下捻上一捻。

心中愈發看不順眼,魏啟天剛剛將腳尖兒一點,欲要衝上擂台給那個小子一個教訓的時候。

從身邊忽閃而過一個長發女子,墨黑的長髮隨風飄蕩着,一襲白裙兒從眼前迅速閃過。

魏啟天愣了愣神兒,再抬頭看去的時候,此女子已經走上了擂台。

「這不是咱們碧落鎮東城賣豆腐老闆的女兒嗎?怎麼,她難不成也會功夫?」

身旁的議論聲音越來越多,從他們的口中,魏啟天才知道此女子的來歷。

雖說是來歷,倒不如說是這個女孩子現在的住所跟家庭情況罷了。

碧落鎮中有一個賣豆腐賣的十分出名的一戶人家,也不知道這家人用了什麼神秘的配方,做出的豆腐竟然入口即化,綿軟細膩好吃。

更加出名的是這戶人家裡的女兒,生得一張娃娃臉,白皙的臉龐加上一雙大大的眼睛,靈動有光,煞是討人喜歡。

聽到這裡的魏啟天,頗為好奇的抬頭望那女子的臉上看去。

只是在那一眨眼的功夫之間,魏啟天便愣在了原地。

果不其然,站在擂台上的正是一個妙齡女子,雖然看起來年紀同樣不大,但是,魏啟天卻在她的臉上看到了一抹同齡人中不該有的靈力跟堅韌。

魏啟天下意識地搖了搖頭,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看錯了,還是正如確有其事。

魏啟天注視的目光,正巧跟她的目光撞在了一起,但也只是立刻的功夫,那女子便將目光給收了回去。

十年的時間了,魏啟天沒有見過任何一個女孩子,更沒有見到過像眼前的這個女子這般清澈動人的目光。

但是,魏啟天很快便發現,女孩子的能力似乎並不敵擂台上那個囂張跋扈的男人。

相比之下,幾招之後,女子很快便落入了下風,隨時都會有喪失生命的危險。

圍觀的人群此時便躁動了起來,大家紛紛唏噓着女孩子的勇猛,以及不會憐香惜玉的雲劍門弟子的狠毒。

此時的魏啟天,眼看着女孩子步步落入下風,心中一急,便墊腳飛身而起,眨眼之間,直接消失在了擂台之上。

「雲劍門的弟子招搖過市,欺辱良家婦女,這種行為你們雲劍門知道嗎?」

女子儘管已經落入了下風,但是面對招招斃命的招式,仍舊不徐不疾地質問着。

凌厲的劍鋒陡然落下,女子一個躲閃不及直接摔到在了一旁,緊接着落下的卻是一記重重的拳頭。

但是,摔到在地上女子,卻並未因受傷的肩膀而皺眉一分。

直接對視着那即將落到身上的重記拳頭,目光平視,對視着雲劍門的弟子不動分毫。

「傻瓜!」

一道聲音突然在女子的耳邊響起,女子還未反應過來,直接一個黑影兒便擋在了身前。

隨着一聲巨響,在所有人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整個擂台便被轟然炸飛。

頓時,整個擂台便被一陣兒濃烈的煙霧包裹住,硝煙紛飛。

人群轟然散去了一半,餘下的人大多都是一些心思敏感好奇之人。

整個擂台被炸得七葷八素地,雲煙淡淡散去之時,隱約可見的擂台之上卻僅剩了一個人。

雲劍門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