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莽天帝》[蒼莽天帝] - 第六章:初入森荒城

森荒城是整個東南區域最後一座城池,也是人類對野蠻之森跟無盡荒漠的這個三角地帶唯一的防禦城池。

這裡是邊荒狩獵者們的天堂在這裡有大大小小的無數傭兵團,也是武者與另外兩大區域的腥風血雨之地!

這裡也是商家最好的採購基地也是商品最快銷售的地帶。這裡就是歡笑與血淚,剛剛還對酒高歌下一刻就可能血淚相望……..在前來的途中,火老已經給戰天制定了近期的修鍊道路,現在森荒城裡多採購藥材煉製這個階段需要的丹藥,順便也多賺點錢,當然對家族的丹藥也是要多煉製一些的,畢竟歷練一開始不知道什麼才能回戰家。

戰天也把火老對自己的安排,簡單做了處理就跟大長老說了。戰天的說法就是家族已經沒什麼可以對自有快速提升的資源了,自己也有了老祖留給自己的修鍊資源,自己想在城裡多呆些時間把練葯在鞏固鞏固,也順便把家族的丹藥多給煉製一些,自己近期的修鍊丹藥也煉製出來,等這些處理好就跟大長老分別去外圍的野蠻之森歷練。

大長老考慮了一天後就同意了戰天的請求。畢竟戰天的路老祖已經對自己交代過順着戰天本心去走,家族不能過多的干預。

森荒城戰天是第一次,遠遠的就看見黑壓壓的城牆是那麼的壯觀,根本就看不見盡頭,等到了近前就更能感覺到城門的巍峨,估計最少也有三十丈高的城牆,城門口更是高大,那個高大的門洞最少可以十五個人並排的走過,至少也要有八九丈高。門洞子上方「森荒城東門」五個紅色大字深深的刻在上面。

門前兩排穿戴整齊的誠衛森嚴的站立。南側有一排桌椅,上面坐着些正在登記來往商隊的城防記錄官員。在前來的途中戰天已經從戰明的口子探出了有關於森荒城的一些規矩。

因為處於三個區域的邊緣,這裡對於多人的進城人員都需要登記,除非有城主府發放的身份令牌或者在城主府有備案的家族,商鋪跟傭兵團等大型勢力,作為戰家是有相應備案的,但是戰天是沒有身份令牌的,因為他想在這裡長期歷練所以車隊來到這裡後戰明就帶着戰天去城門口做了登記,並從內部快速的辦理了身份令牌。

戰明跟熟人的戰友們打着招呼,戰明在這裡也算年輕代的強者,已經做為城主府主力小隊的隊長,相對於守城門的眾人來說他也是個小高層。

進城後,大長老趁着車隊住店的混亂人群帶着戰天悄悄地走了出去,在附近也隨意找了個不錯的客棧開了間中等客房。戰天已經把火老跟他的商量又對大長老說了起來。

大長老,我想咱們首先就要神秘,不能暴露咱們自己的身份,不管採購還是去拍賣行,咱們都要神秘,您看,這是我煉製的隱氣丸,遞了過去。

這個任何武者吃了三個時辰內武王以下都檢查不出修為,適合隱藏自身的氣息。我是這麼想的,我就扮作一個神秘的強者,哈哈,由於我身體還小,所以我打算扮演個矮小的老者,您就扮作我的隨從。您覺得呢?戰天小心的問着。

大長老思考會覺得這個主意不錯就對戰天說:不過,你怎麼裝扮老者?你才九歲很多東西你都不懂的!

戰天這時候就把老祖扯虎皮拉大旗了起來,就說老祖留給自己的傳承里有相關的易容術,至於老者的氣息等等,戰天說可以藉助老祖留下的印象跟傳承氣息可以簡單地外放一些。

話說千遍不如演示一遍。戰天走進裡屋,找了個大黑斗篷穿戴上,火老給他了盒易容膏,他隨意的改變下了面容,面容以及滿是褶皺的滄桑,又把頭髮抹了點藥膏,一頭黑髮變的白多黑少。

唯一的兩點就是小個子,無須。火老譏笑的說是個本分的宮人。戰天開始不知道宮人是什麼。後來得知是被閹割後的……..唉。淚奔淚流呀,誰叫咱才九歲了身體怎麼也不像個成年人…..也就化妝成佝僂的老者還勉強能說的過去……大長老仔仔細細的圍着戰天看了又看,除了氣息還是戰天以外,怎麼看都是精碩的老者。對着戰天讚歎了好久。

戰天也簡單的給大長老做了處理,雖然大長老已經幾十年沒來這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