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當狼王妃的魔君不是好飼養員》[不想當狼王妃的魔君不是好飼養員] - 第9章 翩翩公子仿若自夢中來

千葉看着魔君,自她上次歷劫回魔界,到現在具體是多久千葉已經記不清了,大概近兩千年了吧。

這些年,他們的關係說有什麼不同,好像也沒什麼不同,但若說同從前一樣,那也大不一樣。

雖然魔君那種溫柔的能融化心底堅冰的笑容,幾乎整天掛在她的臉上,但千葉比誰都清楚,她越來越不開心了。

他好像仍然是她最親密的人,但是,他越來越捉摸不透她的心。

自她接任魔君那一天開始,她就變得讓他看不懂了,她好像日日都很迷茫,又好像並沒有,但他每天夜裡醒過來,幾乎都會看見她直勾勾盯着床頂,她一直未入睡,寢宮也是夜夜燈火通明。

後來她又忙了起來,像是在找什麼東西,撇開魔宮大小事務,帶着他或隻身一人在六界遊走。

某一日他同她路過人界,在一個書攤看到了一幅畫。畫的是一個男子,站在一株杏樹下,修長手指輕輕壓下一枝杏枝,俊眼微閉,挺鼻輕嗅,唇角輕揚,一副安靜閑適的場景。

畫的名字叫無憂。

他站在她身側,清楚的看到她看着那幅畫,神情恍惚後目光灼灼,整個人就變得鮮活起來。

她買下那幅畫,天上地下找畫上那個人,眉眼相似的,身形相仿的,被他帶回魔宮的男子越來越多,她日日看着那些人臉上是溫柔的笑容但眼裡空空蕩蕩,他知道,只是因為那些人再怎麼相似也不是畫上的那個人,她也知道,所以她才那麼失落。

他在一旁看着,彼時他其實並沒有什麼危機感,只是畫中人而已,她雖過分執着,但他知道並沒有什麼結果,也不會妨礙到他什麼,既然她想找,他就陪着找。

仙魔二界近些年來愈發和諧,自從上次仙魔大戰仙界讓步給魔界劃分了土地之後,魔族中人自給自足,比之起以前物質貧乏動輒打打殺殺的日子,眾魔覺得很安逸很滿足。

加上這一屆的魔君愛好和平又很會做人,雖然她搜羅的那種類型的男子仙界最多,其他各界也有,但魔君向來都是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千般體貼萬般呵護,最後那些男子都是自願來到魔宮的,什麼時候想走了,魔君大人非但不強求他們留下,還會贈送一些價值不菲的法寶靈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