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當狼王妃的魔君不是好飼養員》[不想當狼王妃的魔君不是好飼養員] - 第8章 夏良辰(2)

!」

夏良辰跑的上氣不接下氣癱在地上氣都喘不過來還執着的辯駁,「……非……非今天不可的……書上說……說花開第三日療效最……最好……」

直接把璃侗氣的差點背過氣去。

夏良辰的確只是受了皮外傷,不過過了一夜,魔君帶着千葉去看他時,他已能跑能跳,估計昨日里躺地上要死不活多半是跑累了沒什麼力氣了。

院子里的夏良辰白着一張俊臉小心的曬着草藥,神情認真目光清澈,一身素色粗布長袍硬是被他穿出來幾分飄逸的感覺。

魔君站在院外欣賞了一會夏良辰的風姿,這才裊裊婷婷入了院子,千葉冷着張臉跟着,瘦弱的夏良辰看見他們,用袖子抹了抹累出來的汗,笑的清秀儒雅,「你們一定是山主的客人吧?」聲音低低帶着磁性,如清風似流水,「你們莫要怪罪璃侗,他也是為了你們的安全才綁了你們的。」

魔君今日很有雅興的穿了一身水紅色的長衫,外面一件白色雲紗料子的外衣,一頭烏髮鬆鬆在腦後挽了個髻,往那裡一站如同花信年華的嬌俏少女,顯然夏良辰是個很少遇女子搭訕的少年,如同花信年華的魔君柔聲問他話時他雖對答如流卻悄悄紅了耳根。

於是魔君更加溫柔的和他聊了半下午,末了臨走時還順帶救了他阿姐。

夏良辰感激涕零,誠然,地屬魔界的吳岐山是沒有大恩無以為報只能以身相許這種作風的,魔君失落落賞完花將要離開吳岐山時,靠在雲車軟墊上頻頻嘆息。

千葉替她捏着肩,「要……屬下去把夏良辰請回魔宮么?」

魔君想了想,嘆息道,「還是不了。強搶來的人留不住。」

千葉知道她說的是朧清,想了想,還是問道,「主上……不會再想着朧清了吧?」

魔君有個習慣,就是只要沾上軟墊睡榻溫泉池水之類的可以讓她躺一躺靠一靠泡一泡的東西的時候,她就容易犯懶,一犯懶就沒什麼精神,沒什麼精神的時候的魔君最好說話。

魔君此刻躺在她為朧清特別用心準備的墊的很厚的軟墊上,聽到正捏她肩捏的她很舒坦的千葉的這句話,眉頭不着痕迹的跳了跳,唇角有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