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亡魂》[不死亡魂] - 第7章 太白城主被綁票了?

「你叫什麼名字,幾時來的明月國?」蘇起邊在她的後背上藥,邊關切地問。

女孩沒有回答他的詢問,她閉着眼睛,羞澀至極。人生第一次被一個男人在自己的後背上撫摸,她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了,身體不自覺地顫抖着。

蘇起的手感受到了她的緊張,

「你別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他伸出自己的右手,從後放置在女孩的眼前。

「你睜開眼看看便明白了。」

女孩慢慢睜開眼睛,見他的右手臂裸露處也有一朵黑色的梅花。心中一番驚喜,翻江倒海般說不出話來。突然間,眼淚不自覺地流了出來,她極力在控制自己的情緒,盡量不讓哽咽之聲發出。只是,頃刻間,她顧不得那些矜持了,

她轉過身來,抱緊蘇起,痛哭不已。

蘇起先是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愣在那裡。女孩溫香軟玉的身體撲面而來,他的兩隻手待在空中,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只是稍有猶豫,他便雙手抱住了她。輕輕拍打着她的後背以示安慰,任由她哭個不停。

女孩哭了一會,慢慢掙脫開蘇起的懷抱,低眉垂眼,臉紅耳赤,

「不曾想恩人也是瓦族人。」

蘇起感同身受道:「是啊,七年來,我也不曾見過除我以外的瓦族人,我竊以為這明月國內,自己是唯一呢。今日得見你,真是前所未有的興奮。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穆蓮。」

蘇起的兩隻手依然在女孩的雙肩之上,兩人靠的很近,臉貼着臉。女孩微微晃動了下身子,蘇起意識到自己的唐突無理,急忙收手回來,輕輕咳嗽兩聲,避免空氣里的曖昧和尷尬。

「你放心,既然我們是族人,我就絕不會拋棄你不管的。」

蘇起的篤定讓女孩心存感激,她殷切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從今往後,公子便是穆蓮的救命恩人,奴家願從此侍候在公子身邊,鞍前馬後,在所不惜。」穆蓮的眼神里滿是渴望,說話間,也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口,下了台階,跪在了蘇起的身前。

蘇起反而有些不適應,心裏喃喃自語,「自己雖是太白城主的義子,人前,外人倒也尊稱一聲少城主,然而畢竟不是義父的親骨血,分寸之間,自己向來不敢自鳴得意。即使對於慕容府內的下人,也是不敢隨意使喚,一向是謹小慎微、不敢越雷池半步。可當前,穆蓮這般殷勤,自己反而有些受之不愧,理所當然了。」

話雖如此!

蘇起忙抬手扶起穆蓮,故作心疼狀,「你身上尚且有傷,又是從哪裡學來的這些諸多禮節,也不管我是否同意。你這一跪,我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呢?更何況,你我本是同族之人,寄人籬下就該相互照應,哪裡又來的主僕之分呢。我看,我們就以兄妹相稱吧。」

穆蓮剛要說話,便被蘇起制止住了。

蘇起一把抱起她,把她放在了床上,「現在,你最需要的是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聽從我的安排就好。」

穆蓮從沒被男人這般抱起過,更沒有被人如此關心過。感激之餘,眼淚不爭氣的流了出來。

蘇起看在眼中,一陣陣心酸。他看着羞澀的女孩轉過身去,側躺在床上,臉朝向裏面,抽泣的聲音斷斷續續。

他不忍,輕輕為穆蓮蓋上被子,拍了拍女孩的肩膀,帶上房門,走了出去。

蘇起抬腳剛走出房門,便聽見一陣譏諷的聲音夾帶着醋意,

「蘇哥哥好生快活,千里之路竟撿了個紅顏知己,人家要作你的丫鬟,你偏偏認起妹妹來。也不害臊,真是虛偽。再過幾日,怕是連妹妹都省了,乾脆收入房中,作個少城主夫人倒也快活不是。」

蘇起順着聲音望去,見得慕容欣倚着欄杆,撅着櫻桃小嘴,面有慍色地看着自己。

他哈哈哈一笑。近至欣妹妹身前,抬起右手,摸着她紅暈的小臉,

「欣妹妹這是在吃醋嗎?若是欣妹妹願意做個正房,我便收了那丫頭做個偏房?欣妹妹看可好。」蘇起的一番調侃讓慕容欣更是羞愧難當。雖然,她知道,明月國內,男人們娶個三妻四妾是再普遍不過的了,像自己的爹爹那般只愛娘一個實在是太少了。自己從未奢求蘇哥哥是自己一個人的,更何況還有自己的妹妹——慕容妍呢。

她沒有理會男人,故作生氣狀。恰逢此時,眼淚又不自覺地流了出來。誰見了,也會猶見憐之,於情不忍。

蘇起更是如此。

他有些慌亂,忙一隻手扶着慕容欣的肩膀,一隻手擦拭着她的眼角。溫柔地:「好妹妹,蘇哥哥只是說個玩笑話,本就是沒影的時候。妹妹千萬別當真,別哭了,再哭下去,妝化了,欣妹妹就不美了。」

慕容欣故作推開他扶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嘴裏懟道:「美與不美,與你何干,哼……」

二人你一言我一語,看似拌嘴,實際卻是「打情罵俏」,互訴衷腸。

已至深夜。

蘇起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睡不着,滿腹心思在腦中撞來撞去。

他心裏清楚,七年來,自己這位瓦族人流落在明月國,雖無實名,過的卻是太白城「少城主」的日子。安逸的日子久了,時而恍惚間,自己都覺得與華族人無異了。今日得見穆蓮,同是瓦族人,生出了許多天然的親近感。

「看來,血統從不是靠時間就能改變的。無論何時,同族人之間因血脈所連接出來的熟識之感總會油然而生。」想到這裡,蘇起猛地坐起身來,

「我瓦族人豈能被殺戮殆盡,既然我與穆蓮可以身在明月國,想必還有其他族人也身在這明月國內。若是我們這些『將死卻未死之人』集聚起來,未嘗不是一股巨大的力量,他日殺回去報仇又豈能是天方夜譚呢。」

蘇起滿眼放光,興奮之情溢於言表,他緊緊握住自己的拳頭,狠狠地砸在了床上。於他而言,在微茫的希望里又多了一份籌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