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亡魂》[不死亡魂] - 第6章「磨鏡」癖好

「爹,我還是不明白,國主明明是個女兒身,非要在民間徵召那麼多少女做什麼呢?」慕容欣撅着小嘴不滿的問。

慕容雲海一臉的無奈,這……對於自己的女兒們,他是不便於解釋的。

國中人早就謠傳當今這位女國主有「磨鏡」癖好,所謂磨鏡就是國主雖是女兒身,卻對男人不感興趣,只對女人感興趣。雙方相互廝磨對方的身體,由於有同樣的身體結構,似乎在中間放置了一面鏡子,故稱「磨鏡」。就從剛才婦人所言,民間的謠傳怕是真的。

面對着女兒的質疑,慕容雲海只能尷尬的僵在那裡。一旁的蘇起似乎看出點端倪,他雖然不知道義父為何不直面欣妹的問題,但多少猜出,大概是義父不便於對女孩家直說。

「欣妹,這官道之上也不是個說話的地方。天色漸晚,趕路要緊。」

眾人一行不再耽擱,匆匆上路。

蘇起騎在馬上,看着路上時不時的難民,心中不忍,感同身受。七年前,自己也是這般苟延殘喘,一路乞討,不知生死。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沒想到,強大如明月國的百姓,現如今也陷入了這般田地。

蘇起正在出神時刻,突然被一聲哭喊驚醒。他抬眼望去,看見官道前面有一群官差正在毆打一對夫婦。

他正要打馬前走,卻感覺自己耳旁吹起了一陣急風,原來是慕容欣和慕容妍兩姐妹已經快馬飛奔了過去。

「住手,光天化日下,隨意毆打貧民百姓,你們還有沒有王法了。」慕容欣飛速地翻身下馬,一腳便踹飛了正在實施暴行的官差。其他官差見憑空出現了位插手之人,並且還是兩位面如冠玉風流倜儻的公子便頓時來了精神。一個個興沖沖的涌了上來,其中一人口出穢言,「哪裡來的俏公子,大爺正覺得無趣呢,過來陪陪大爺過幾招。」說話間,一隻手便伸向了慕容妍的下巴,突然,慕容妍反手就是一聲響亮的巴掌,隨後照着襠下就是一腳。踢的那人嗷嗷大叫,其他人這才發現眼前這兩位俊俏公子不容小覷。尤其是被慕容欣踢飛的那個官差,剛剛爬起身來,衝著這邊走來。嘴裏叫囂着:「弟兄們,給我抓住這兩個小白臉,老子要弄死他們。」

此時,蘇起已趕到。他立即護住兩位妹妹,站在她們前面,拔出寶劍,呵斥道:「不怕死的儘管過來。」

雖然在太白城內,沒有哪個不要命的敢得罪城主的公子小姐們。但自幼,蘇起和兩位妹妹也學過一些武藝,談不上有多出類拔萃,不過對付幾個低等官差還是綽綽有餘的。

蘇起正想施開手腳大幹一場,便聽見後面有人大喊一聲「住手」,原來是慕容雲海帶着兵士趕到。

近前,眾兵士看有人想欺負自家的公子小姐,個個摩拳擦掌,把幾個官差團團圍住,怒眼看着他們。太白城主的護院兵士,都是慕容雲海精心挑選之人,武藝自然不一般。

官差一見這等情形,便知來者不善,早有人嚇得魂飛魄散。一個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拿着手裡的兵器,站在那裡瑟瑟發抖。

這邊慕容欣和慕容妍忙扶起被官差毆打的夫婦,同時,蘇起走到一旁被綁着的姑娘,幫她鬆綁。這女孩看上去跟自己差不多的年齡,她鬆開雙手,感激的看了一眼蘇起。忙跑到爹娘面前,三人抱在一起,大哭起來。

慕容雲海對着官差呵斥:「眾目睽睽之下,強搶民女,毆打百姓,簡直豈有此理。你們是哪個衙門的?還不跪下!」

太白城主的威儀嚇得官差們不自覺的丟下手中的兵器,正要屈膝下跪,其中一人反應過來,正色道,「你是何人,我們堂堂官差憑什麼給你下跪。你可知,持刀威脅官差在明月國可是殺頭的大罪。識相的讓出一條道還則罷了,不然,哼,讓你等好看。」

慕容雲海聽完隨即冷笑一聲,「爾等官差,口氣不小,在我慕容雲海面前算個屁。來人啊,給我掌嘴。」

一旁慕容府的家兵早就手癢難耐,聽主人這麼一說,迫不及待的就上前去,對着這人左右開弓便打了起來,不一會,此人臉上嘴裏便已經血流不止。其他官差看此情形,嚇得噤若寒蟬,惶惶不安。其中一人忙走上前去,跪在慕容雲海面前,顫抖着聲音:「小人們有眼不識泰山,衝撞了城主大人,罪該萬死。望城主大人看在小人們也是辦差的份上,且饒過小人們這一回。」說完不住的在地上磕頭,其他官差看此情形,心中已知一二,也都跪在地上求饒。

慕容雲海看着不住叩頭的他,

「你認識我?」

那人停止叩頭,趴在地上,

「小人從上差那裡聽過您的大名,剛才這番威儀,心中猜想,八成您就是太白城主了。」

「好,你站起身來,起來回話。」

這人馬上站起身來,耷拉個腦袋,惶恐不已。

「我問你,這夫婦二人犯了什麼事,你等要捉拿毆打他們。」

「回城主的話,他們並沒有犯事。」

此話剛出,蘇起就是一陣噁心,他近至他面前,攥住他的衣領,破口大罵:「既然沒有犯法,你等何故把她打成這樣,你們這群畜生。」

慕容雲海見他激動如此,大為驚異。自幼,蘇起就對任何事情都比較冷淡,性子涼薄,很少有什麼事情會使他憤怒。

眾人隨着蘇起手指的地方看向那對夫婦的女兒,見這女孩滿臉都是血印,全身的衣服已被撕爛的左一塊右一塊,胸口在流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