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亡魂》[不死亡魂] - 第3章 趕往子午嶺

這一日,雪總算是停了,寒氣逼人。明晃晃的陽光撒了歡似的鋪在整片大地上,雪地里,亮的人眼都睜不開。

急促的馬蹄聲接二連三,從玉脂門入,輕車熟路間便到了太白城主的官邸——慕容府。

門房來報,孫秉將軍的校尉求見,慕容雲海不敢耽擱,忙叫其進來。

「城主,孫將軍務請您隨我子午嶺走一趟。將軍說了,城主知是何事,這關乎到太白城和子午嶺邊關的安危。」校尉趴在地上給城主請安,站起身來馬上開門見山的說出此行的意圖。

慕容雲海絲毫沒有驚訝,他知道,這趟子午嶺之行是早晚的事。他讓下人好好招待校尉,自己回後屋收拾妥當,便隨他去往子午嶺。

後屋內,長孫沐琴埋怨自己的夫君:「你是太白城主,他是邊關守將,你與他互不隸屬。平日里雖有些交往,無非是在官場上,礙於情面。若是國主有令讓你去子午嶺,我倒也不敢說什麼。而今,他子午嶺外聚集着幾萬瓦族難民,守土之責本是他孫秉分內之事,你卻要去摻和什麼。」

慕容雲海知道夫人是擔心自己的安危,有此牢騷也是情有可原。

見夫人貼坐在床上跟自己慪氣,他忙上前環腰抱緊長孫沐琴。安慰道:「夫人不必擔心我,邊關外雖有幾萬瓦族難民,但也不至於有什麼危險之處。孫秉將軍此人,雖心機頗深,但的確是個難得的邊關守將,這些年,他馭兵有方,想來幾萬手無縛雞之力的瓦族難民還不至於對子午嶺夠成威脅。我此次子午嶺之行也是非去不可,我與孫將軍雖互不隸屬,但子午嶺名義上卻在我太白城的管轄範圍內。所以,一旦子午嶺真有什麼閃失,國主追責下來,定會有我,我不得不謹慎行事。幾萬瓦族難民真要是衝破子午嶺,首當其衝的也是太白城。於公於私,我都必須親自去一趟子午嶺。」

聽慕容雲海這一席話在情在理,長孫沐琴也只能一再叮囑:注意安全,多帶些兵士。

慕容雲海剛要走出家門,隨着校尉去往子午嶺。便覺得後面有人拽住了自己衣角,回頭看來,見是蘇起盯着他,

「爹,我也要去。」

一旁的長孫沐琴忙去牽住他的手,輕聲安撫:「起兒,乖,爹爹是要去辦正事,起兒就跟着娘親在一塊好不好。」

蘇起看了一眼她,搖了搖頭,又轉過頭去,渴望地看着慕容雲海。

「你真要去、」慕容雲海問他。

「是。」

「好。」說話間,慕容雲海抱起蘇起,放在馬背上。隨後,跨了上去,拿起馬鞭,兩腿一夾馬腹,帶領眾人向子午嶺方向飛馳而去。

太白城到子午嶺的大道,寬敞且平坦。作為重要的邊關糧草的供給線,慕容雲海一向不敢大意,這一段路,每年他都要派人認真修補,僅此,孫秉將軍對他更是十分感激。正所謂「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戰爭時期,一條穩定的供給線對於前方戰事來說,是怎樣誇大其作用性都不為過的。

只是半天的功夫,慕容雲海便到了子午嶺。整個子午嶺戒備森嚴,有着一種大戰一觸即發的緊張感。

孫秉親自走出將軍府迎接太白城主,主客之間免不了一番寒暄。

「那日去城主府上叨擾,今日城主又親自來到我子午嶺邊關。孫秉感激之至,這番情誼兄弟記下了,他日城主要是有用得着兄弟的,兄弟必然是赴湯蹈火萬死不辭。」孫秉的開場白顯得極為坦誠,當然,聽起來也太假。

「將軍說的哪裡話,子午嶺與我太白城唇齒相依,子午嶺的事便是太白城的事,我豈有不來的道理。」慕容雲海回應着孫秉。

孫秉很快就注意到了慕容雲海隨身帶着的孩子——蘇起。疑惑地問道:「不知這個孩童是城主什麼人?」

「起兒,快快拜見孫將軍。」

蘇起聞言,俯身便拜。孫秉忙起身扶起,盯着這孩子的相貌,若有所思。

慕容雲海當然看出了他的疑惑,「將軍不必困惑,這孩子是我新收的義子,他有着瓦族的血統。」

慕容雲海有所保留,他沒有說這孩子就是瓦族人。和平時期,瓦族與華族通婚,在這南境之地,從不是什麼稀奇之事。

話到了這裡,孫秉也就敷衍兩句,無非就是什麼恭喜城主新收義子之類的恭維話,便就不再理會這茬。

「將軍請我來到這裡,一定有要緊的事情與我商談吧。」慕容雲海開門見山的詢問。

孫秉哀嘆一聲,對着慕容雲海拱手,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城主請隨我到城樓上一探究竟。」

慕容雲海牽着蘇起,隨着孫將軍來到了城樓上。

放眼望去,子午嶺邊關外,密密麻麻的聚集了大量的瓦族難民,根本看不到盡頭。那些人破衣爛衫,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個個瘦骨嶙峋,已沒有了人形。不,那些人,還能稱之為人嗎?雪地里,屍體橫七豎八的丟在一旁,不是凍死也會餓死。他們兩眼無光,悲哀里透露着絕望,紛紛向城樓這邊望來,祈求着憐憫。方寸之隔,竟是兩個世界。

慕容雲海不忍直視,就是再怎麼鐵石心腸的人,面對此番景象也無法做到巋然不動。

他感到站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