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亡魂》[不死亡魂] - 第2章 收為義子

孫將軍走後,長孫沐琴從後屋走出,顯然,他們的對話,她聽的真切。

「夫君沒給他任何建議?孫將軍這一趟冒雪而來,除了訴苦以外,其他的一無所獲了。」

慕容雲海轉頭看了看自己的妻子。笑言,

「這位將軍把一切都看的明明白白,他心中早有了主意。今日踏雪而來,不過是做個樣子給國主看罷了。」

長孫沐琴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夫君,不明所以。

「年初我奉命朝見國主,便感知到國主對我的疑心越來越重,這幾個月,太白城裡監視我的探子比往年更多了。這位孫將軍可不是一般的軍人,他雖遠在邊陲,但消息卻是靈通的,他不可能不知道國主對我的疑心。如今,他大張旗鼓的冒雪而來,就是要做給那些監視我的密探看,一旦國主怪罪他對此次邊境危機處理不當,他便可把有些責任推到我這裡,畢竟密探們會把他來到我府上的消息通報上去。至於我和他談了什麼,我是否為他出了什麼主意,誰又能說得清楚呢。」

慕容雲海這樣一分析,把長孫沐琴驚的一身冷汗,她萬萬沒想到看似耿直的將軍竟有如此心機。

「夫君竟然知道這些,為何還要見他。」

慕容雲海苦笑一聲,

「夫人,這些也是從他來了以後的談話中分析出來的,我不是神明,沒有未卜先知的本領。不過,你不用擔心,若是我沒有點見招拆招的本事,且不說太白城主之位早就拱手相讓給別人,我又怎能保護住這一家老小呢。」

長孫沐琴點了點頭,對於自己的夫君,她還是有信心的。

「那孩子呢?」

「在裡屋呢,正跟着欣兒和妍兒玩耍呢。說來也奇怪,咱們這對寶貝女兒,似乎和這孩子十分投緣。」

慕容雲海讓下人把蘇起帶到自己這裡來,自然是有話要問他。

蘇起被帶到二人面前,這孩子依然睜大眼睛警惕着注視。

「你是瓦族人?」慕容雲海向他發問。

「是」

「邊境離這足有三百多里,一個七歲的孩子啊!」

「不知走了多長時間,娘親囑咐過,逃出村子以後一直向北走便能活。」這是蘇起進入慕容府以來,說的第一句完整的話。

長孫沐琴在一旁聽着,心有些疼痛,想這孩子比自己的女兒們大不過一兩歲而已。偷越邊境線本就是極為危險的事情,又走了三百多里的路,這一路是怎樣活下來的。

她插問:「孩子,這一路,只是你一個人嗎?」

「原本是七個人,路上走散了,就剩下我一個人。」

「那七人是你兄弟姐妹?」慕容雲海希望了解到更多的信息。

「不是,都是逃亡的路上碰見的。」

「你是怎麼跨過邊境線過來的?」一旁的長孫沐琴不解地問。子午嶺戒備森嚴,孫將軍更是守土有方,幾個孩子想偷偷摸摸的越過邊境線也是極難做到的。南境之地,更是山高水急,叢林密布,野獸多有出沒。就是邊關的士兵疏忽不曾發現他們,就憑几個孩子想越過危機四伏的麒麟山也是絕不可能的。

蘇起嘴角閃現一絲冷笑,慕容雲海看在眼裡,心裏只是一驚。

「因為我們想活下去!」就是這麼斬釘截鐵的一句話,蘇起的眼中彷彿升起了團團的烈火。

孩子沒有再說下去。

但慕容雲海和長孫沐琴心裏都清楚,這些孩子假如都還活着,必然是九死一生下才越過了邊關。

這孩子說的對,只有「活下去」這強烈的**才能驅使他們戰勝一切,這一路的苦難真是難以想像。

長孫沐琴作為一個母親,心疼的要命,他想一把抱起眼前的孩子,給他一絲溫暖。

蘇起卻後退了一步,突然跪在了二人面前。

「我要給爹爹娘親報仇。」

報仇一詞從一個七歲的孩子嘴裏說出來,城主夫婦二人對視一眼,竟無言以對。

即使是個七歲的孩子,在經歷過大災大難以後,其意識已經超過了常人的理解範疇。蘇起豈能忘記,那些人進村以後,見人就殺,族人們在恐懼里四處躲藏,但誰能躲過歹人們的屠刀。在那些畜生衝進來之前,爹爹和娘親把自己藏在衣櫃的暗格里,娘親說,不管發生什麼情況,都要捂着嘴絕對不可以出聲。就這樣,自己順着暗格的縫隙,看見了畜生們當著奄奄一息的爹爹面前,**了自己的娘親。然後,殺人拋屍。

慕容雲海一聲哀嘆,隨即向蘇起問:「孩子,那你需要我做什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