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亡魂》[不死亡魂] - 第1章 六月飛雪(2)

容貌也有了些細微的差別。若不是熟識之人仔細甄別,也不易發現。

作為太白城主,慕容雲海常代國主巡邊各處,對於瓦族的容貌略有相識。

整整一天一宿,蘇起才醒來。

下人帶着他洗澡換衣,捯飭一番,在來到慕容雲海跟前的孩子,彷彿像換了一個人。容貌秀麗,膚色白皙,細長的眉毛,高挑的鼻樑,尖細的下顎,加上一雙明亮得像鑽石般的眼眸,時而閃着睥睨萬物的神彩。只是有一點,這孩子的眼神里一閃而過的,總有雄鷹般的銳利,忽閃忽現,擱置不住的危險性。

「孩子,你叫什麼名字」慕容雲海問道。

「蘇起」

「你怎麼來到這裡的?」

「走過來的。」

「為什麼自己出來呢,你的爹娘呢?」

「都死了。」

「什麼?你家裡還有其他親人嗎?」

「沒有,都死了。」

「你幾歲了?」

「七歲。」

…………

簡單的幾句對話,讓慕容雲海明顯感覺到,這孩子帶着極為強烈的戒備心。顯然,眼下,問不出個所以然。

望着下人帶着蘇起離開的背影,長孫沐琴對着他問:「你打算怎麼安排這孩子,夫君?」

慕容雲海看了看自己的夫人,淡然地笑說,

「還能怎麼安排,先留在府上吧。堂堂太白城主之家,難不成沒有一個孤兒的一雙碗筷嗎?否則,傳出去不僅是笑話,恐怕也會寒了城裡百姓之心。畢竟,他還只是個孩子。」

長孫沐琴豈能不知自己的夫君,只是見那孩子神情,她多少有些惴惴不安。

「城主,孫將軍來了。」門房進來稟告。

「哦,孫將軍遠在子午嶺駐守,在這大雪天趕過來怕是有事發生,快快請將軍進來。」慕容雲海急切地吩咐門房。

不多時,一身戎裝的孫秉將軍大步跨了進來,一見到慕容雲海,馬上拱手,「孫秉拜見城主。」

慕容雲海趕忙拱手回禮,「孫將軍,這是家裡,不是軍中,就不必拘泥於禮節了,快請坐。來人啊,上茶。」

二人坐定後,慕容雲海開門見山地問:「孫將軍飛雪連天之時趕到府上,怕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吧。」

「是,城主。原本不該驚擾城主,只是此事非同小可,不敢擅專,所以特來向城主請教。」

「孫將軍哪裡的話,有什麼事,將軍不妨開誠布公。」

「城主是知道的,我所鎮守的子午嶺乃我明月國十三重鎮之一,相較於其他邊塞,子午嶺一向平安無事,近三十年來,從無戰事。隔着麒麟山那邊便是瓦族的地界,瓦族與我華族本就是同根同源,多年來互通有無,倒也相安無事,瓦族又極為弱小,構不成對我明月國的威脅。只是,最近發生了一些怪事。」

「哦,怪事,將軍說說看是什麼事?」

「據我在瓦族那邊的探子來報,一個月前,猛族突然開始大舉進攻瓦族,頃刻間,大肆屠殺,無論男女老幼,幾乎是在對瓦族進行種族滅絕。猛族人對瓦族是一個村子接着一個村子的夷為平地,以至於,瓦族人開始大量的往我邊境靠攏,一時間,子午嶺的壓力劇增。城主可知,我子午嶺對面已經聚攏了好幾萬的瓦族人,他們傳過話來,要我打開城門讓他們進來避難。」

慕容雲海沉吟了一下,憂慮地說道:「若是打開子午嶺的大門,這幾萬人湧進來,吃穿用度,就是加上我太白城的物質儲備也是捉襟見肘的啊。更何況,將軍是知道的,一旦放瓦族人進來,猛族人就會趁着這個借口對我明月國大肆侵犯。當然,以我華族的力量對付小小的猛族倒不是什麼難事。只怕到那時,將軍未必能善終了。」

孫秉一拍大腿,對慕容城主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

「城主所言甚是,如今國主本就多疑,若因此事與猛族起了衝突,國主就會疑心於我為了戰功不惜引火燒身,加之國中奸佞小人在一旁煽風點火,怕是到時候我救了瓦族人,反而使自己陷入萬劫不復之境地。」

「若將軍不管會如何,隨他瓦族是生是死。」慕容雲海提出這樣的建議,孫秉更是一臉愁容,哭笑不得。

「城主是不知道這些瓦族人的厲害,現在幾萬瓦族人在邊境等待着。前有猛族人肆意追趕屠殺,後有我緊閉城門,見死不救,怕是狗急跳牆,瓦族人會衝破邊防,殺進來。我是職業軍人,面對着這些手無寸鐵的難民,若我也舉起屠刀,又跟那些猛族人有何區別呢。」

慕容雲海故作愁容,不置可否。

「孫將軍可曾向國主彙報過此事?」

孫秉氣憤的滿臉通紅,他生氣道:「現今國主整日里沉迷於聲色犬馬,國中那些人更是投其所好,竟是些溜須拍馬的小人圍在身邊。我向京都的彙報,根本到不了國主那裡便會不了了之。說到這裡,不知城主是否能替我向京都彙報下此事。」

慕容雲海只能搖頭苦笑,

「將軍不會不知,且不說我的上書能否到君前,我雖為一城之主,算是一方諸侯,管理着太白城內一切民政要務,對於城中百姓有着殺伐大權。可唯獨有一樣不可越界,那便是不可染指軍事,就是關心也是多餘。國主最嫉恨地方官與駐守當地的將軍勾連在一起,我雖是擁有極大權利的太白城主,卻不敢過問地方軍里的一兵一卒。恕我直言,將軍今日來我府上,怕是早有密探會通報給京都。在我看來,將軍鎮守子午嶺,一是為國守邊疆,二來何嘗不是國主為了防範我呢。」

孫秉尷尬一笑,他豈能不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