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亡魂》[不死亡魂] - 第10章 放走太白城主

遙玉陪着太白城主走出破廟。

慕容雲海感嘆道:「想不到小小破廟裡竟別有洞天,不一般啊。恕我直言,大凡世家子弟多好逸惡勞、貪圖享樂,世侄跟他們比,高低立現,我敢斷定,假以時日,世侄必然能成就一番大業。狼王殿下教子有方,本城主十分敬佩。」

太白城主的話里七分假,三分真。不過,這位小世子比之年齡的成熟穩重的確在世家子弟里少見,將走之時說些恭維的話,也是希望走的更加順利些,以防這位狼王世子反悔,那可就太不妙了。

慕容雲海幾句恭維的話,遙玉十分受用,儘是滿臉桃花。試想,上至王侯將相,下至貧民走卒,天下之人誰能不愛聽好話,雖然也知道話有真假,情有強弱。

遙玉忙作揖打躬道:「世伯如此抬舉小侄,真令小侄羞愧難當了。世伯的厚愛,小侄一定謹記於心,猶願時時面提自己,只願他日建立起豐功偉業,能不辜負今日世伯一番厚愛。」

狼王一邊說著,一邊側身做出一個「請」字的手勢恭送着太白城主,態度較之剛才又客氣了幾許。

二人一同走着,迎面趕來一位一身白衣的女子,這女子從頭到腳均是素白,全身沒有一絲雜色,高高的髮髻下白紗覆面,婀娜的身姿纖纖漫步。

近到二人跟前,淺淺施禮,櫻口輕開:「清兒給世伯請安。」

太白城主一臉茫然,緩緩看向遙玉。

狼王世子引領在前,對着慕容雲海說道:「世伯,這是小妹清兒,清兒不曾踏入中土,這次進京父王讓小侄把小妹帶在身邊,一是讓小妹見見世面,二是小妹年歲正當時,該是談婚論嫁的歲數了。此次若能給小妹尋得夫君,給我父王覓得良婿是再好不過了……」

遙玉這一番言語羞的赫連清兒忙不迭地嬌怨道:「王……兄……」

慕容雲海一聽是狼王最疼愛的小女兒,忙鞠躬道:「原來是公主殿下……」

太白城主拜禮的話和動作尚未完成,赫連清兒忙上前去扶住他,

「世伯這般折煞侄女了,雖我明月國內,禮數規矩一向嚴苛,但世伯您比我父王還要年長几歲,太白城主的威名更是響徹海內,侄女豈敢受您這一拜,該是侄女給伯父請安呢。」

說完,不等慕容雲海反應,叩頭便拜,再次說道:「世伯在上,晚輩赫連清兒給伯父請安。」

赫連清兒這一番操作,只把慕容雲海嚇得魂飛魄散,不敢再作他想,便要隨之跪下。一旁的遙玉見狀,忙撐着太白城主的身子不讓他跪下。嘴裏有詞道:

「世伯不必緊張,這廟裡的守衛全是我狼王府的人,對我父王更是忠心耿耿,不會有繡衣使者的存在。清兒就像在家裡給長輩請安,絕沒有違反禮制之說。世伯萬不可一口一句公主殿下,這讓您的世侄女何以自處呢。」

遙玉一邊扶着太白城主,一邊又對着赫連清兒言道:「清兒趕快起來,怎可使世伯難堪。」

赫連清兒順勢趕緊起來,向著慕容雲海說道:「清兒尚有一事懇請世伯原諒。」

太白城主在內心一陣驚嘆:「狼王果然是非同凡響,光是眼前這一兒一女就被其**的如此厲害,看來狼王的野心——西北草原已經裝不了。」

慕容雲海不知何事讓自己原諒,忙回應道:「世侄女此話從何說起?」

赫連清兒不知想起了什麼,憨態嬌笑一聲,就把自己在地道里如何戲耍蘇起的前前後後說了一遍。

「還望世伯回去後,替清兒向少城主表示歉意。到了京城以後,清兒必登門向少城主請罪。」

慕容玉海一聽恍然大悟,忙接道:「微微瑣事,世侄女不必放在心上。」

多時沒有開口說話的赫連遙玉此刻插話道:「久聞世伯這位義子武功才華非凡,早就有與少城主相見之心。世伯放心,到了京都後,我定會親自帶着舍妹去拜會世伯、少城主以及兩位妹妹。」

太白城主此刻內心的五味雜陳豈是旁人所能理解,只能一一應承,希望儘早遠離這是非之地。

三人一同走出廟門,只見得破廟門前跪在三個身穿夜行衣,頭上套着黑布之人,雖不能看見相貌,從跪下挺拔的身姿就可知八成是行伍中人。

赫連遙玉向著慕容雲海戟指他們:「世伯可知他們是什麼人?」

太白城主滿臉疑惑,搖晃腦袋以示不知。

遙玉突然哈哈哈大笑起來,

「世伯,他們就是使得天下人聞風喪膽、深惡痛絕的繡衣使者——國主的走狗。」

太白城主赫然色變!

「天下人怕他們,我赫連遙玉豈能怕他。」說著,狼王世子便向站在三人身後的侍衛遞了個眼色。

侍衛當然知道主子的意思,拔出馬刀,電光火石間三個人頭便落了地。

在場的除了太白城主如丟魂般的臉色,其他人均露出得意之色。哪怕女兒家——赫連清兒和身旁的丫鬟也沒有一絲恐懼,反而一副坦然自若的表情。

太白城主無話可說,更說不出來。他呆若木雞的站在那裡,細想着,不知這兄妹二人是何意——堂而皇之的在自己面前處決國主的繡衣使者,這可是抄家滅族的大罪。就是旁觀者也難逃干係,更何況本就對自己疑心甚重的國主呢。狼王真可謂「用心良苦」,僅僅只是為了拖自己下水嗎?

赫連遙玉一揮手,下屬便把三具屍體清理了出去。

轉過身來,對着慕容雲海:「世伯,休要怪小侄心狠手辣,這三人已經跟蹤世伯有一段時間了,您從太白城啟程,這三個國主的走狗便緊隨其後,日夜盯着您的一舉一動。昨日深夜,小妹發現這三人翻牆越院又來監視世伯,順手就把他們捉了回來。世伯若是不信,可以回到客棧問問少城主,是夜,他也發現了這三人有對世伯圖謀不軌之心。」

慕容雲海聽完,心中已無感。只得應付道:「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