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亡魂》[不死亡魂] - 第1章 六月飛雪

太白城,六月,飛雪。

風雪切割了整個世界,冷,是極致的冷。街上沒有行人,萬家閉戶,抬眼往上,日光刺破每一片雪花,飄零而落的都有譏諷之意。

行走在雪地里的蘇起,喘息厚重,斷斷續續,破衣爛衫中佝僂着身子,近前看去,已沒有了人形。

雪越下越大,已經兩天沒進米水,飢餓難耐,又冷又餓,蘇起實在走不動了。他看了看四周,想找一處能稍稍遮蔽風雪的屋檐,滿眼儘是心酸,這太白城着實讓人失望,房屋建的又高又大,直直向上,竟連片瓦都不願意延伸出來。

眼見如此,蘇起只能步履蹣跚的繼續往前走去,只求蒼天憐憫,不要凍死在這太白城便好。

剛走幾步,他便覺得渾身顫抖,眼前一黑,倒在了雪地里。他七歲的身子正好在雪地砸出了一個小小的人形,天地不仁,雪花趁着這人形,開始飛速着覆蓋下去,一層,兩層,三層……

太白城主,慕容府,庭院。

慕容雲海站在堂屋前,面有憂慮,眼睛不安地看着飛舞下來的雪花。

夫人長孫沐琴拿着一件外衣披在他的身上,關切地問:「怎麼了?」

「你可曾見過太白城六月還在飛雪,凶兆啊。這裡是南境,且不說現在是初夏,就是南境的冬天也很難見到飛雪,更何況這雪下的如此……」他話音未落,院落里傳來女兒們的聲音。

「爹爹,娘親,快來啊,快看,我們堆的雪人。」

二人聽音望去,只見小女兒妍兒正快樂地向他們招手,呼喚着他們過去,一旁的大女兒欣兒用小手不停的往雪人身上堆積着雪花。

長孫沐琴向女兒們揮了揮,憐愛地回應道:「欣兒,妍兒,爹爹和娘親這就過來。雪地路滑,不要摔了。」

同時,轉過身去,對着奶媽:「去盯着兩位小姐,注意她們的安全。」

奶媽答應一聲,便向著庭院外走去。

「是啊,南境之地,孩子們哪裡見過這麼大的雪啊,難得的很。夫君也不要勞心揣測了,想必老天爺也不會無的放矢。自入春以來,太白城就乾旱少雨,這場雪倒也來得及時。」長孫沐琴安慰着自己的夫君。

慕容雲海對於自己夫人的安慰,只能苦笑兩聲。作為太白城主,一方諸侯,自上次去往京都朝見國主以後,他便隱隱約約感到國主對自己猜疑之心一年勝過一年。凡內心焦慮對於命運遊離不定時,總能聯繫到自然景象的異常之處,就此而言,這六月的飛雪實在是不祥之兆。

「老爺,夫人,外面的大街上躺着一個孩子。」奶媽急沖沖地跑進來報告。

原來,兩位大小姐在府里庭院內玩的不過癮,便打開了大門跑到了街上,一不留神,欣兒被什麼東西絆倒了。奶媽慌忙過去攙扶小姐,這才發現了被積雪覆蓋下奄奄一息的蘇起。

下人把孩子抬了進來,慕容雲海把手放在蘇起的鼻下,又把了把脈。忙命令下去,

「還活着,趕緊去拿熱水,把火爐和被子也拿來。」眾人一陣忙碌,蘇起慢慢有了神態,他兩隻手拚命的在空中抓着,嘴裏不停地喊着:「爹,娘,爹,娘,爹,娘……」

長孫沐琴見這孩子跟自己女兒差不多大的年齡,心有不忍,忙抱着這孩子,拽着他的手,輕輕地拍打着他。謊言勸慰:

「孩子別怕,娘親在這裡,在這裡呢。」

蘇起緊緊攥着她的手,彷彿找到了一種久違的安全感。

不多時,他慢慢睜開了眼,便見的兩雙漂亮的大眼睛在盯着他,似乎要在他的身上探尋着什麼。

女孩們發現他睜開了眼睛,趕忙呼喚,

「爹爹,娘親,他蘇醒了。」

長孫沐琴趕緊跑了過來,扶着蘇起,問道:「孩子,你感覺怎樣?」

「餓。」蘇起用微弱的聲音回應着。

站在一旁的慕容雲海趕緊向下人命令,「去,把吃的都拿過來。」

見到端上來的粥和饅頭,蘇起也顧不得什麼矜持害怕了,似乎一下子有了力氣。他端起碗,拿着饅頭,狼吞虎咽地吃着。

足足吃了七個饅頭,三碗粥,而他,還只是個孩提。

長孫沐琴生怕他噎着,不停的在一旁提醒着,「孩子,不要着急,吃食有的是,你慢慢吃,可別噎着。」

瞧着蘇起這吃相,錦衣玉食的小姐們哪裡見過,捂着嘴在一旁偷偷地笑着。

慕容雲海看見,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女兒們。

總算是吃飽了,蘇起不等下人把碗筷全部收走,就倒下繼續沉沉睡去。

他,太累了。自到了風雪交加的太白城,沒有吃喝的在城裡瞎轉悠,他不敢停歇,生怕一停下來,就會凍死在路邊。

看着熟睡中的蘇起。長孫沐琴吩咐下去,待他醒來,給他洗個澡,再換身衣服。

面對着這孩子髒兮兮的面容、凌亂的頭髮以及破爛不堪的衣服,像是自言自語,又像對着自己的夫君,她說:「看這孩子大概不是太白城裡的人,這衣服怕是穿了不知道多久才磨損到這般程度。若是太白城裡的孩子,斷不會如此。再是窮困之家,也不至於讓孩子出門流浪至此。」

慕容雲海聽完夫人的言語,便走到床前,仔細看了看這孩子的相貌。他倒是有幾分似曾相識,

「這孩子定然不是我太白城人,這容貌有幾分瓦族人的模樣。」

太白城地處邊陲,一山之隔便是瓦族地界,一山兩邊雖是兩個民族,但其實起源於一個整體。語言相同,習俗一樣,就連祭祀的祖宗也是一人兩姓而已。只不過,歲月悠長,風土風情慢慢滋養了不一樣的形態,就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