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不渡卿》[白日不渡卿] - 第9章 道歉不可能

劉建仁原本就有火沒地方發,見自己又被妻子無視了,衝著要上樓的王蘭蘭一陣低吼。

「又去哪裡鬼混了?」

王蘭蘭:???

走到一半的王蘭蘭不可置信的回過頭,火氣騰騰的往上冒,立馬就不幹了。

手上的包包往沙發上一甩,嗓門大得似乎要衝破天際。

「你什麼意思?」

藍岺也避免不了這無形的攻擊,忍不住抬手掏了掏耳朵。

劉建仁也則被嚇得一激靈,見到藍岺還在,又覺得在女兒面前被人下了面子,他不甘示弱的吼回去。

「你什麼態度!」

面對氣勢洶洶的王建仁,王蘭蘭傻眼了,一瞬間所有的委屈湧上心頭,眼裡閃着淚光。

「我什麼態度?今天一早為了給這個丟人現眼的東西跑東跑西辦各種手續,下午還去醫院陪娜娜到現在,才回來你就不分青紅皂白沖我發脾氣,難道還懷疑我在外偷人不成!」

王蘭蘭越說越委屈,還抹起了眼淚來。

她今天確實一早就去給藍岺辦理入學手續,被人明嘲暗諷一番,下午又去醫院陪女兒,現在還被丈夫不分青紅皂白的數落。

王蘭蘭越想越覺得委屈,胸口一陣劇烈起伏。

「倒是你,我們娜娜進醫院到現在,你有去看過她一眼嗎?」

說著又指向藍岺,「還有你,今天專程跑去醫院耀武揚威的是不是?把娜娜都氣暈了!」

藍岺:「……」

你們吵架歸吵,到也不必提起我!

不過劉莉娜會氣暈這是她沒有想到的,以她那德性氣暈應該不可能,裝的可能性很大。

劉建仁沒想到王蘭蘭會說這麼多,一時竟覺得有些心軟,讓他接下來的語氣倒是沒有那麼強硬。

「我不去醫院是因為我沒有時間,我不去公司掙錢,你們吃穿用度誰給的?沒有我劉建仁能有你王蘭蘭的今天?」

他的話落到王蘭蘭的耳里卻是另一個意思了,王蘭蘭沒有消氣,反而更加火大。

「噗……」

原本拔劍弩張的氣氛被藍岺這突兀的一聲給破壞了,兩人一臉怒氣看向她。

藍岺沒有憋住笑,別怪她忍不住,這劉家的老長輩也太會起名字了吧。

雖然之前查過資料,她倒是沒太注意名字的諧音。

貌似昨晚劉建仁好像有跟她做過自我介紹,不過當時她太困了就沒有在意,現在一聽還挺有新意。

「你笑什麼?」

王蘭蘭瞪着她,看到她坐在旁邊像看戲一樣的看着他們,氣得臉色鐵青。

藍岺無視掉她鐵青的臉色,「有規定不能笑?」

「不能!」

王蘭蘭怒瞪,臉色不要太臭。

劉建仁只覺得很吵,這也是為什麼他越來越不愛回這個家的原因。

「好了,女兒剛回來,你不要這麼咄咄逼人。」

王蘭蘭不可思議看向丈夫,「我咄咄逼人?」

「你怕是還不知道她昨天對我們娜娜做了什麼,她野蠻粗鄙的打了娜娜,導致娜娜現在還不能下床走動,我沒有趕她出去就已經很仁慈了!」

王蘭蘭一臉氣憤的數落她昨天的種種事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