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不渡卿》[白日不渡卿] - 第7章 突然手癢(2)

得太長,別人的東西我不管也管不着,但搶了我的東西那就是脫層皮也得把那人揍一頓啊。」

何況這老男人還敢肖想她,齷齪得令人髮指。

敢從她這裡搶東西的人,這人還是第一個,這要是傳出去,她的臉往哪擱,還不得被那些人笑死。

「哈哈哈……」

王南東彷彿聽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話,只見他那張老臉樂開了花,笑得讓人渾身難受。

董晴忍不住抖了抖,身上的雞皮疙瘩讓她一陣惡寒,藍岺這簡直就是以卵擊石,到時候倒霉的還是她自己。

想到這裡,董晴也有些無能為力,雖然她是藍岺的經紀人,但她在公司基本也沒有什麼話語權,她也只是一個普通人,幫不了藍岺的忙,只希望能勸勸她,讓她盡量不要激怒王總最後結局不要太慘,畢竟當時是自己帶她跳進這個大染缸的,她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王南東止住了笑聲,目光落到藍岺那張絕美的臉龐,沒想到兩年不見,這藍岺長得越來越標緻了,看得他口乾舌燥,渾身莫名燥熱,放開別的不說,這藍岺的外形條件在娛樂圈裡也沒幾個人比得了。

露骨的目光讓藍岺不適,微涼的目光落到男人的裸露在外的半截脖子,忍不住勾了勾嘴角,仔細一看她笑得有些嗜血。

嘖,她有些手癢了。

王南東突然感覺脖子涼嗖嗖,忍不住縮了縮,往空調看去,原來是溫度太低了,怪涼的。

「那你說說拿什麼讓我脫層皮。」

王南東有些戲謔的開口,在他眼裡藍岺不過是一個要背景沒背景的小丫頭,還敢跟他叫板,果然是初出茅廬不怕虎。

「藍岺,網上的事情你也看到了,你現在說白了就是個道德敗壞的殺人犯,就算你真的交得起違約金,之後你還不是要面對牢獄之災,以後在這個圈子根本沒有你的一席之地,公司一樣可以單方面告你違約,到時候你就是傾家蕩產也賠不起。」

王南東以為他只要說這些,就足夠把一個小姑娘嚇哭,沒想到對方依舊神清氣定,一副有恃無恐。

他不相信一個小丫頭能翻出什麼浪花來。

「王總說的這些,我們心知肚明,既然王總這麼肯定,不妨看看你是否活得過今晚,再來跟我談條件吧。」

藍岺自顧自的說完,不等王南東有所反應,起身拉着經紀人離開公司。

董晴一臉懵逼,雲里霧裡的不知道藍岺在說什麼,就這麼被藍岺拉着,直到出了南天娛樂的大門藍岺才放開她。

董晴一臉懵,到現在她還不知道藍岺幾個意思,難道不想辦法和解了嗎?

「岺,我們就這麼走了?」

「不走,難道還要留在那裡喂老男人?」

「啊?」

董晴神色獃滯,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少女,這話從她嘴裏說出來咋感覺這麼勁爆呢?

回過神後,董晴立馬捂住嘴,着急的做了個噤聲手勢,眼睛小心翼翼的看向周圍,發現沒什麼人在才鬆了口氣。

「我的祖宗啊,以後說話能不能注意點,這要是被有心人聽去,那你可就毀了。」

誰知她的話音才剛落下來,再度聽到藍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話。

「別這麼小聲嗶嗶,有話大聲說出來,我們身正不怕影子斜。」

董晴:……她好絕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