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不渡卿》[白日不渡卿] - 第3章 與你何干(2)

頂多像大哥二哥那樣也就責備她幾句。

卿寧雪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他完美得讓人無可挑剔,一顆炙熱的心又不受控制的狂跳。

她自動忽略掉急劇下降的溫度,溫婉的勾起一抹青澀的笑容。

「三哥的話寧雪怎麼敢忘,只是聽奶奶說三哥結婚了,實在太過震驚了,所以才會冒失的闖進來。」

這話一出口,翊寧雪呼吸都緊了幾分。

卿亦岑沒有說話,她的眼神讓他極為不舒服。

他捏了捏眉心,慢條斯理的拿過桌上剛摘下來的眼鏡,節骨分明的手從眼鏡盒拿出一塊方布,輕輕的擦拭着鏡片,動作認真仔細,像在對待某個珍貴的物品。

「就算我真的結婚了,又與你何干。」

卿亦岑的話很輕,讓人聽不出喜怒,彷彿只是在陳述一件與自己無關的事情。

卿寧雪錯愕的抬起頭,眼裡滿是不可思議。

三哥一直對她視若無睹,此刻她不知道三哥是什麼意思。

「我我是你妹妹,怎麼和我沒關……」

卿寧雪越說越小聲,甚至不敢去看男人。

可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和她沒關係?

雖然她只是養女,但作為一家人,為什麼連他結婚這麼重要的事情也是從旁人口中得知?

難道在三哥的心裏,就從來沒有她這個妹妹嗎?

卿寧雪儘力保持着微笑,不能讓面前的男人察覺到自己的失態。

可接下來的話,讓卿寧雪無法再保持她的端莊。

卿亦岑把眼鏡裝好放在一旁,他現在心情非常不好。

「出去,下次再放她進來,你可以直接走人了。」

周也立馬點頭哈腰,這句話對於他來說那就是免死金牌。

「是我的失職」

說起這個,周也就覺得委屈,他不過是去開個會,就被這女人鑽了空子,等他趕過來時已經來不及。

此刻被點到名,他連男人的風度都立馬丟了,死拉硬拽着卿寧雪出門,雖然對方是卿家大小姐,但只要老闆發話,卿大小姐他也一樣可以得罪。

卿寧雪懵了,她沒想到自己會被丟出去,一時無法緩過神來,就這樣被人拉了出去。

等門關上後,卿亦岑揉了揉眉心,對於結婚這件事,都是奶奶自作主張。

奶奶雖然看上人家姑娘,好在也沒有得逞,不然他差點就被奶奶給賣了。

從手機里翻出來一張照片,照片上的女孩一頭墨發披在身後,微微上挑的狐狸眼,笑起來明媚動人。

仔細觀察,瞳色竟然是罕見的淺灰色。

就在前兩天,老人突然興高采烈的來公司找他,當時可把他高興壞了,還以為奶奶想他特地跑來公司找他的,沒想到他還沒來得及開心,就被老太太打回現實。

那時老太太一臉炫寶似的炫着手中紅本本,一邊手舞足蹈,一邊嘴裏還不停地嘟囔着什麼。

直到老太太當著他的面,一臉神秘的翻開那印着『結婚證』三個大字的紅本本,上面赫然是他和另一個女孩的合照,上面清楚的記着登記的日期。

他一看就知道是假的結婚證,因為那三個字還是老太太自己粘上去的,輕易就能把字摳下來。

他當時都被老太太的騷操作給整無語了,這是有多想要孫媳婦才能幹出來的事情?

最讓人無語的是,就因為那姑娘是她好友的親戚,就把主意打到人家姑娘身上。

那姑娘雖然沒有見過,但是老太太把人誇得天花亂墜,他都懷疑老太太因為好友的關係,硬生生給人加的濾鏡。

老太太見他不信,還特地把照片傳給他,讓他好好認認,從顏值上確實沒得說,尤其是那雙眼睛,只要見過的人都不會忘記。

卿亦岑回過神,凝視着照片,女孩子的笑容很乾凈,若是一般人很容易就被外表所吸引,確實是他見過的眾多女人中最亮眼的一個。

聽說來帝都也是因為了老人生前的囑託,這會兒應該已經離開了。

修長的手指在刪除鍵上輕輕點了下,照片已被刪除。

這樣的女孩太過乾淨,他們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現在不認識,將來也不會有所交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