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不渡卿》[白日不渡卿] - 第10章 捏肩

嘩啦……

突如其來的水,讓藍岺臉色微變。

她反應極快,向一旁閃躲,茶水一滴不落的灑在她剛才的位置上。

「你幹什麼!」

如同寒冬臘月聲,砸在王蘭蘭的心上。

王蘭蘭心裏一顫,捏着茶杯的手鬆了又緊,緊了又松。

「別以為討好我,就會原諒你對娜娜做過的事情,我是不會給你任何討好我的機會,你少做夢!」

王蘭蘭把茶杯摔在地上,步履蹣跚的回了房間。

見正主都走了,在外面的王管家才敢叫保姆進來打掃衛生。

管家站在一旁,目光落到那抹清冷的人身上。

藍岺面無表情的看着電視,但她的目光並不集中,給人一種空洞感,看得王管家一陣怪異。

實際上藍岺在發獃,王蘭蘭的話還回蕩在她耳邊。

王管家收回目光,就聽見一聲嗤笑,他詫異的看向少女。

少女眼裡有了光,一張臉寫滿了不屑。

「就她也配?」

清冷的話帶着一股漫不經心,王管家看向別處,這二小姐雖然是親生,卻是個不受寵,這性子還倔,估計以後沒啥好果子吃。

王管家匆匆走了,客廳又只剩藍岺一個人。

之前她還覺得,無論怎麼說,這個人是她生母這是事實,而且當年她走丟也不是他們的錯,即使知道他們將她找回,不過是想利用她頂替那個養女嫁給李家那個白痴。

就算知道這是一場陰謀,她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報復他們,她在給他們機會,同時也在給自己機會。

可是現實就是這麼殘酷,王蘭蘭的一杯茶水,讓她不得不認清現實,別再妄想那些沒有的。

「師父,我也算完成您的心愿了吧。」

藍岺喃喃自語,神情有些恍惚。

王蘭蘭去而復返,見藍岺還在客廳,地上摔碎渣子已經被清理乾淨。

見她正面無表情的看着恐怖片,王蘭蘭怪異的看了她一眼。

還原以為她之前的那番話,藍岺這會兒估計會躲在房間里哭鼻子呢。

原來是她想多了,果然夠無情夠冷血。

王蘭蘭活動了下酸痛的肩膀,目光不經意間落到那雙白皙修長的手指上,那雙手漂亮得不像話,讓她有些吃驚。

明明藍岺以前在那種犄角旮旯的地方,按道理來說農活應該乾的活不少,為什麼這手還能保養這麼好,這跟她的想像存在着很大出入。

「過來,給我捏捏肩。」

王蘭蘭下意識開口。

藍岺目不斜視的看着電影,彷彿沒有聽到她的話。

王蘭蘭走到中間,擋在藍岺面前。

藍岺輕輕挑了下眉,不知道這人又想幹嘛。

「沒聽到我在和你說話?」

「哦?你在跟我說話?我還以為你在跟鬼說話。」

那雙狐狸眼微微眯起,嘴角微微上揚着,那副樣子明顯就是在說就算聽到了又怎麼樣?

這種連裝模作樣都不帶裝一下的,王蘭蘭感覺有被冒犯到,但她不想跟藍岺吵,有了之前的教訓,她知道自己說不過藍岺。

王蘭蘭動了動酸痛的肩膀,在一旁坐下,高傲的抬了抬下巴。

「快,給我捏捏肩。」

藍岺:???

這一副命令的口吻,也不知道她哪裡來的勇氣。

「怎麼?不願意?我可是你媽,我現在是在給你機會孝順我。」

「那真是謝謝你。」

藍岺皮笑肉不笑,雙手搭在王蘭蘭的肩頸上,嘴角若隱若現的輕挑起一抹弧度。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