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嘯諸天》[傲嘯諸天] - 傲嘯諸天第1章  紙鶴傳書(3199字)

《傲嘯諸天》是abc 晴空寫的一部精彩小說。
主要講述了:…「凌天,每月築基丹七枚,三年未提升修為,依例扣減五枚。
下一個!」
排在後面的弟子立刻將凌天擠在一邊:「讓開,入門三年都無法進階的垃圾,築基丹給你簡直就是浪費!」
這話在周圍弟子中立刻引起一陣鬨笑。
「三年都沒提升,這廢物怎麼還沒被趕出宗門?」
「聽說他家裡是武陽城大族,每年靠着大筆的靈石才能夠留在我們星極宗,否則像他這麼差的天賦,早就被趕下山了!」
「原來如此,也難怪他還有臉呆在宗門。」
周圍不屑的嘲弄,如同一片片鋒利的刀刃割過,凌天心中一陣陣抽痛,當初自己剛入門時,修為家世一時無二,這些外門弟子何曾是這種嘴臉。
可惜物是人非,如今三年過去,自己毫無寸進,難道能怪這些剛入門的弟子勢利?
接住執事扔過來丹藥,凌天一聲不發地由武閣丹房中走出,直到門外的陽光照到臉上,他才輕舒一口氣,舉目四望。
星極宗第三峰搖光,雲氣瀰漫,猶若仙家,誰能想到這個看起來富麗堂皇的地方,卻是如此弱肉強食的殘酷世界。
「凌天,趙屠來了!」
身材微胖的侯大海從人群里擠了過來,悄聲對凌天說道。
侯大海和凌天一樣是外門弟子,性格頗為直爽,兩人日常關係不錯。
凌天順着侯大海示意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見一個白袍青年帶着一班手下,趾高氣揚地走進廣場,所過之處,身穿黑袍的外門弟子紛紛躲避,人人噤若寒蟬。
凌天眉頭微皺,趙屠是先天中期修為,再加上有個當長老的舅舅撐腰,向來橫行霸道,惹到他的外門弟子,非死即殘,卻從沒人敢說什麼。
「別理他!」
凌天略顯狹長的雙目中閃過一抹精芒,示意侯大海離開廣場。
凌天和趙屠早就相識,只是那時兩人一個是大家子弟,一個是長老親戚,彼此見面還算客氣。
可是自打趙屠修為升到先天中期成為內門弟子,行事便越發肆無忌憚,凌天看不上這種仗勢欺人的人,兩人再無交集。
凌天和侯大海剛要離開,趙屠的身邊的一個少年卻走了過來,大剌剌地擋在凌天面前:「借幾顆築基丹用用。」
說完,也不管凌天同不同意,伸手就去抓他手中的藥瓶。
侯大海一把推開少年:「你是誰,憑什麼借你!」
少年被推了一個趔趄,臉色一下沉了下來:「你敢推我?」
侯大海一把揪住少年的衣襟,一巴掌就抽了過去,打得少年滿嘴是血。
「小兔崽子!
光天化日搶劫同門,打你都是輕的!」
凌天拉了拉暴怒的侯大海,這個空檔,趙屠已經帶着幾個少年圍了過來。
「凌天,你長本事了,敢動我的人。」
趙屠看看手下,冷哼一聲。
凌天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趙師兄事物繁忙,難免管教不嚴,我只是替你教訓一下。」
「笑話,我的人,輪得到你來教訓,說吧,這事怎麼辦!」
凌天收起笑容「趙師兄想怎麼辦?」
趙屠冷笑一聲:「好說,你現在一月兩顆築基丹,多了我也不要,就賠你三個月的築基丹吧。」
侯大海怒髮衝冠:「趙屠,你不要欺人太甚!」
凌天眉梢一挑,趙屠這招真是夠狠,三月沒有築基丹,自己的修為肯定無法寸進,倒時肯定會被趕出宗門。
只是有一件事凌天還不明白,趙屠怎麼會忽然針對起自己了?
凌天按住侯大海的肩膀,沉聲道:「趙屠,大家都是同門,我自問沒有得罪過你,你為什麼要刻意為難?」
聽到凌天的話,趙屠放聲狂笑:「刻意為難?
憑你也配!」
趙屠的手下一陣鬨笑:「入門三年連後天巔峰都摸不到,這種廢物還當自己是個人物?」
「就這副德行,還敢和趙師兄叫板,真是不知死活。」
和趙屠叫板?
凌天心中一動,似乎明白了趙屠如此針對自己的原因。
他不動聲色,隨手將藥瓶拋向趙屠:「趙屠,你記住,今天的帳,我遲早會討回來!」
說完,拉着侯大海往前山走去。
趙屠接過葯,得意地向身邊的跟班道:「這沒用的廢物,我還以為他真敢動手呢!」
「趙師兄英明神武,這廢物怎麼敢挑釁。」
……侯大海聽着身後隱約傳來的笑聲,漲紅着臉道:「為什麼不和趙屠拼了,我們兩個加起來,怎麼也有一拼之力?」
凌天冷笑:「人家挖好了坑,何必傻乎乎的跳下去。
況且我的葯,有那麼好吃么?」
侯大海眼睛一亮:「你給他的,不是築基丹?」
凌天一笑:「那葯像築基丹沒錯,不

猜你喜歡